素手云笺

【谭赵】情话先生

*梗源网络

01
赵启平对这个挂了三天号却不看病的人很是无奈。

“你有什么症状?”

“我吃不下东西。”

“去消化科。”

“我也睡不着觉。”

“去神经科。”

“我还心痛。”

“去心内科。”

“看病就去对应的科室,你跑我们骨科有什么?”

“有你。”

02
赵启平灌下手中最后一瓶酒,谭宗明赶到了酒吧。

“别喝了,你都醉了。”

“不要管我,这个月已经是第二个女朋友和我说分手了。呵,世界上还有人喜欢我吗?”

“我知道有三个人喜欢你。”

“谁?”

“我呀我呀我呀。”

03
赵启平一下班就被谭宗明堵在了楼梯口。

“谭先生有何贵干?”

“你过来,我想和你谈谈。”

“谈什么?”

“我有个恋爱想和你谈谈。”

04
在经过各种表白暗示无果后,谭宗明鼓起勇气给赵启平发了条微信。

“你会喜欢我吗?”

“不会。”

“那我教你好了。”

05
圣诞节,谭宗明递给赵启平一个大的礼物盒。

“我们交换礼物好不好?”

“好啊!”

“现在你是我的,我是你的。”

06
谭宗明不允许赵启平调离工作,赵启平一怒之下要闹分手。

“既然分手了,我就把我的东西都带走。”

“等等。”

“你还有个大家伙没拿,你忘了把我带走了。”

07
赵启平打开房门,惊讶的发现谭宗明站在门口。

“你不是出差两周才回来吗?”

“提前回来了呗。”

“那工作怎么办?”

“赚钱哪有你重要。”

08
谭宗明搂着赵启平在院子里晒太阳。

“平平,你喜欢什么小动物?”

“猫。”

“喵。”

“狗。”

“汪。”

09
赵启平窝在谭宗明怀中看电视。

“老谭,你觉得最幸福的日子是什么?”

“阳光和你。”

10
谭赵相爱一周年纪念日。赵启平早早做好了饭菜。

“老谭,你想先吃什么?”

“吃虾呢,营养价值高。不过那个西兰花也不错。随你喜欢。”

“我想先吃你。”

【楼诚】电影情人节

明诚把咖啡递给明楼后,突然噗嗤笑出声。

明楼接过咖啡放在一旁,翻开文件。“你笑什么?”

“刚才我去泡咖啡,听秘书处的人说今天是电影情人节。大光明影院要放映《白蛇传》。”

明楼摘下眼镜看向明诚,示意他继续说。

“《白蛇传》嘛,和先生还是有些关联的。”

明楼假意瞪了明诚一眼。“我发现你现在和明台一样,说话越来越没规矩。”

明诚微颌首,“先生教育的好。”

明楼装作没听见,从衣架上取下大衣穿好。“那下班我们去影院,我也很久没看电影了。对了,直接走去吧。”

“是,先生。”

十一月的上海已经开始变冷,呼呼的风吹来让人不禁裹紧衣服。明诚和明楼走在路上,傍晚的街道好不热闹。

明诚是喜欢冬天的。软糯可口的糖炒栗子,热滚香甜的烤山芋,还有巷口老李头家的小馄饨。明诚想起这些温暖的东西就开心。

明诚转头对正看着街边卖字画的明楼说,“我去前面买点东西,你等我一下。”

不一会儿,明诚就抱着一个纸袋跑回来了。许是跑的急了,额头沁出密密一层细汗。

“买了什么?”

“糖炒栗子。”明诚笑着向明楼扬了下手中的纸袋。”看电影的标配。”

明楼取下脖子上的围巾给明诚围好。“走吧,电影快开场了。”

“好。”

到了影院人不多,明楼和明诚便找了个居中的位子坐了下来。

电影播到一半,明楼转头望向聚精会神看电影的明诚。字幕反射的光打在他的脸上,明楼第一次发现明诚的侧脸这么好看。

回家的路上明楼依照惯例询问明诚的观后感。

“官方的说法是敬佩白娘娘爱人的精神。”

“私人情感呢?”

明诚偷瞄了一眼明楼,心里似有小鹿在撞。“希望未来也能有这么一个人成为我的信仰,我愿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爱他。但是不知道他同不同意。”

“我同意了。”

“诶?”明诚愣住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明楼话中的意思。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明诚掏出纸袋,剥了一颗栗子递到明楼面前。“大哥尝尝这栗子甜不甜?”

明楼接过栗子放在嘴里细品。“甜,不过没某位小秘书甜。”

明诚顿时脸通红,知道自家先生擅长情话,没想到用在自己身上竟如此让人心动。

明诚望向独自走在前面的明楼,心里暗说。先生,阿诚心悦您。

【谭赵】嗨,您的快递到了(校园AU)

赵启平一进寝室便被眼前的男人吸引住了。高挑的个子,宽肩窄腰。极品啊!

谭宗明听到背后有人声,回头看见一身运动装抱着篮球的赵启平。想是新室友没错了。

谭宗明走到赵启平面前,笑着伸出手。“你好,我叫谭宗明。是你的新室友,以后的日子请多关照。”

赵启平看了一眼谭宗明的脸,比背影更好看。再看看谭宗明戴的名表和行李箱里的阿玛尼西装。赵启平觉得自己捡着宝了。

赵启平虚握了下眼前人的手,迅速勾上谭宗明的肩膀。“都是一个屋子里住的客气什么。走,赵哥带你吃饭去。二食堂新出的牛肉饭可好吃了。”

“诶,好的。”

赵启平搭着谭宗明的肩膀走向食堂,路边的树飘下几片叶子到脸上。赵启平感觉仿佛是钞票砸在了自己身上,咧开嘴对着身边的谭宗明笑。

谭宗明礼貌性回笑,莫名开始担心未来的日子会如何度过。

转眼到了十一月。一个激动人心,全民沸腾的日子即将到来——双十一。

赵启平早早坐在电脑面前,收藏加购忙的不亦乐乎。一阵风吹来,唤醒了赵启平脑里的瞌睡虫。站起身关上窗户,赵启平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双手作枕,趴在书桌上打盹。

谭宗明回来就看到熟睡中的赵启平。睫毛微颤,脸颊在灯光的照耀下透着粉色。谭宗明有些心动,安静的赵启平挺招人喜欢。

瞥见桌前的淘宝页面。这货不是忙着抢购嘛,怎么睡着了?谭宗明拿过毛毯盖到赵启平身上,把自己的笔记本从上铺端下来,坐在了赵启平身边。

“运动鞋,呢大衣,风衣,牛仔裤”谭宗明边念叨边把东西加入购物车。“女士香水……女士香水?”谭宗明翻了个白眼,默默把香水从购物车删除了。

阳光从窗外洒进来,赵启平揉揉惺忪的眼睛,伸了个大懒腰。在望向电脑屏幕的那一刻愣住了。

“啊——老谭!!”

谭宗明听到赵启平撕心裂肺的一声吼,手忙脚乱跑出卫生间。“怎么了启平?”

“老谭,我昨晚睡着了。东西没抢到,全下架了。”赵启平气的直抓头,恨不得立马砸了电脑。

“不就是买个东西嘛,没抢到算了呗”。谭宗明瞅见形势不对,绕到赵启平身后拿过笔记本放在一旁。

“你们资产阶级是不会明白我这种贫民的感受的。”赵启平沮丧的一屁股坐在床上。“不管了,老子睡觉去。”

“睡吧,中午帮你带饭。”谭宗明看着赵启平钻进被窝,拿上牙具洗漱去了。

“咚咚咚”赵启平睡的正香,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他。压住起床气走到门口去开门。

“嗨,您的快递到了。”眼前的人赵启平认识,小自己一届的学弟,系里出了名的不正经人物。此时正嬉皮笑脸的拿着一个大纸盒站在宿舍门口。

“哦,谢谢。”赵启平接过包裹,砰的一声关上门。

赵启平拿着剪刀拆包裹。“呢大衣,风衣,牛仔裤,运动鞋。诶?”赵启平反应过来,这不都是自己双十一想买没买成的东西嘛。

赵启平在纸盒里翻找发货单,淘宝ID那栏明晃晃的写着“谭宗明1007”。赵启平傻眼了。

一回头谭宗明正坐在床上看着他,居高临下的视线让赵启平有点不自在。

“老……老谭,谢谢你啊。”赵启平突然脸颊发烫,说话吞吞吐吐起来。

“就只有口头感谢,没有实际行动?”

“啊——”赵启平脑海里一下子涌现了各种偶像剧情节,脑抽说了句:“那以身相许?”

“甚好”。谭宗明似是早料到赵启平会说这句,满意的点点头。接着转身愉快的投入游戏的怀抱里了。

赵启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顿时羞得一脸红。抱起鞋架旁的篮球飞似的跑出门。“我去打篮球了,晚上别等我吃饭。”

谭宗明看着跑的比兔子还快的赵启平,瞬间感觉自己做了笔特别划算的买卖。毕竟买东西送个美人,稳赚不赔的不是?

【楼诚】发烫的耳朵

今天是明诚出差的第二周。

李秘书文件送的太慢,刘秘书泡的咖啡不好喝。明楼以各种理由拍桌子摔文件,弄得政府办公厅的人们个个胆颤心惊,生怕一不小心惹怒了这位长官。

明楼揉揉太阳穴扶着桌子坐下来。电话铃声适时响起。

“喂,阿诚啊——”

“大哥。我这边事情忙的差不多了,过几天就能回去。”

“忙完就好,说来你们秘书处的办事能力真的太差。送个文件等了足足五分钟,我爱喝纯咖啡硬是送来加糖的。”

明诚噗嗤一笑。“是大哥习惯了我的侍候,别人哪里懂得您的规矩。那这些日子过的还行吗?”

“挺好,就是……”明楼突然感到左耳一阵发烫,他将电话换到右手。“左边的耳朵发烫了”。

“啊?”明诚没跟上自家大哥的节奏。

“你是不是在说我”。明楼的语调有些孩子气。

“嗯,说喜欢您。”

明楼听见了想听的话,瞬间心情大好。拿了只钢笔在文件上刷刷签了字,“小秘书可要准时回来啊。”

明诚嘴角上扬。“哎,知道了”。

前段时间和朋友去了趟上海影视乐园,探寻伪装者的拍摄地。

p1  明诚开的汽车;
p2  明台和于曼丽两人初到上海坐的电车;
p3  明诚和黎叔在外白渡桥前谈话;
p4  明诚和梁仲春在火车站送别梁仲春妻儿;
p5  明台在和平广场;
p6  夜景。

【谭赵】不给糖就捣蛋

赵启平揉揉酸胀的太阳穴,扶着桌子坐下来。连续加了两天的班,整个人困到不行。

打开微信,果不其然谭宗明发来了催饭消息。回复了一句立马又收到消息。

“平平,万圣节快乐。”

赵启平敲下几个字,“万圣节快乐。”

刚准备放下手机,铃声就响起来。赵启平无奈摇头接了电话。

“平平,你下班了吧”。谭宗明向窗外看了一眼,天色已然暗了下来。“我去接你,顺便去超市买点东西。”

“好”。赵启平把衣服挂在衣架上,迅速下了楼。

车子开的很快,不一会儿就到了超市。两人挑挑拣拣一大堆东西,扔到购物车继续前进。

超市广播里传出悦耳的女声。“今天是万圣节,凡进店的小朋友均可领取美味糖果一份。”

谭宗明望向收银台附近的摊位。“平平,我帮你去领糖果。”

“诶,那是小朋友才能领的”。还未等赵启平说完,谭宗明就跑到了糖果摊位。

“先生你好,今天万圣节可以为您家的小朋友领取糖果,免费的哦”。营业员热情的向谭宗明介绍着。“不过,您家的小朋友呢?”

谭宗明回头,手往赵启平那一指。赵启平脸通红的像只番茄,低头不停摩擦脚尖。

“啊~”营业员恍然大悟,“原来是个‘大’朋友。那您需要什么口味的?”

“柠檬的”。谭宗明挑了几只糖果放进口袋,往超市门口走去。

谭宗明拿着糖果在前面走,赵启平一步步跟着。谭宗明越走越慢,赵启平大步到人跟前夺下糖果。

“你还记得我爱吃柠檬味。”赵启平腮帮鼓鼓含着糖果,口齿不清的和谭宗明说话。谭宗明瞬间觉得自己养了只小仓鼠,可爱极了。

“那是自然”。

赵启平嘴角上扬跨坐进车里,“这还差不多。”

钥匙转动打开房门,赵启平一下子被压到门板上。

“你干什么!”

谭宗明贴近赵启平的唇,“万圣节吃糖呀”。

赵医生傲娇了,“你说吃就吃啊”。

谭宗明抚摸着赵启平的下身,“难道赵医生没听过万圣节的规矩就是‘不给糖就捣蛋’吗?”

“老流氓,”赵启平暗暗嘟囔了一句。随后双手缠上谭宗明的脖子,主动献上了吻。

窗外的月亮羞红了脸,躲在云朵里不出来。只有墙上的灯见证了一室春光。

第二天谭宗明精神抖擞的出现在公司,安迪问他有什么喜事,谭宗明笑而不语。

另一边赵启平破天荒的穿了件高领毛衣去了医院。护士们围在一旁讨论,要知道赵启平是个冬天都只穿薄皮衣的主儿。

赵启平热的扯着衣领,心里问候了谭宗明几百遍。

谭宗明连打了三个喷嚏,走到门边关上窗户。“天真的冷了啊”。

【台丽】郎骑竹马来(中)

【游戏】

于曼丽站在明台家门口已经踌躇半个钟头了。昨天分别时明台让于曼丽去找他,等到了门口却不敢进去。

“曼丽”明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怎么不进来?”

于曼丽咽了咽口水,“我还是在外面等你吧。”

“也好,你等我会儿,我去穿件外套。”明台转身进屋。

于曼丽透过铁门的缝隙开始打量明台家的院子。院子里没什么摆设,靠门右手边有个大理石做的类似桌子的东西。上面摆了一个手工雕琢的小型假山。听明台说是他父亲亲手做的,于曼丽羡慕了好久。

于曼丽想象着明台长大后也学着他父亲做雕刻的样子出了神,全然不知明台已走到自己面前。

“想什么呢?”眼前突然放大的脸吓了于曼丽一跳。

“没,没什么。我们走吧。”不敢直视明台的眼睛,于曼丽转身往前走掩饰尴尬。

明台找来了他的几个小伙伴,今天要玩的是国王王后的游戏。国王自然是明台,一个扎羊角辫的女孩主动上前要当王后。

“不行,我的王后只能是曼丽。”明台笑嘻嘻拥住于曼丽,“你最多当个公主。”

女孩听完话生气极了,一跺脚甩着羊角辫哭着跑走了。

于曼丽看着女孩的背影,又望了望明台,感觉很为难。“别管她,我们玩我们的。”明台看出于曼丽的心思,低声安慰着。

“嗯”于曼丽点点头。一群人开始玩起来,他们笑着闹着,直到夕阳西下。

于曼丽一屁股坐到地上,擦擦额间的汗。“哥哥我累了,但是很开心。”于曼丽笑眼弯弯看着明台。

“开心就好,我的曼丽要一直开心才行。”明台走过来坐到于曼丽身边。

于曼丽靠在明台肩上,有些昏昏欲睡。夕阳将影子拉的很长,巷子里充满了孩子的欢声笑语和大人们归家的自行车声。

“日子真好。”于曼丽迷迷糊糊感慨了一句。

“你说什么?”

“有你真好。”

【池塘】
 
刚吃过午饭,明台就兴奋的跑到于曼丽家拽住于曼丽就往外跑。

“怎么了哥哥?”于曼丽赶不上明台的速度,几次差点跌倒。

“到了你就知道了。”明台稍放慢脚步,紧了紧于曼丽的手。

到达一片草丛后明台才放开于曼丽。于曼丽不解的望着人。

“钻进去”明台率先爬了进去。于曼丽带着疑惑跟在后面,杂草戳的她浑身痒痒。

爬了约一分钟,终于到达顶点。原来这是一个小山坡。

“曼丽你看。”明台指了指下面。于曼丽顺着他手的方向往下望,居然有个池塘!

“这是我乱跑时发现的,里面还有鱼呢。”明台得意的向于曼丽说着他的发现经历。

“去看看,小心脚下。”明台拉着于曼丽小心翼翼来到池塘边。

池塘不算大,里面有些鱼儿在游着。于曼丽好奇走过去,看着鱼咯咯直笑。

“好玩吗?”明台蹲在一旁。

“好玩,鱼儿好可爱。”于曼丽指向池塘里,“那个大的黑色的是你,小的是我。”

“我可不想被养着。”明台撇撇嘴。“我的理想是周游世界,长见识。”说到感兴趣的话题明台显出兴奋。

“虽然我不懂世界是什么,但哥哥带我一起去好不好?”于曼丽可怜巴巴看着人。

“嗯,带着你。”明台走过来拉着于曼丽的辫子把玩,“在哪都带着我的小丫头。”

“哥哥真好~”未说出口的是,我好像真的离不开你了。

【台丽】郎骑竹马来(上)

* 私设台丽幼年梗

——————————————

再次回到这里已是十几年后。于曼丽抚摸着斑驳的墙壁,忆起与明台初见的模样。

【躲雨】

“曼丽,快下车帮忙”。母亲边从木板车上搬下一个大箱子边招呼于曼丽。“来了~”于曼丽吃完最后一口冰糖葫芦,拍拍手跳下车。

挑了个半大的箱子抱着,东西不重奈何年纪小,走起路来还是很吃力。搬完东西,于曼丽低头看了眼弄脏的棉鞋,郁闷的坐在台阶上。

“怎么了曼丽?”母亲走过来摸摸于曼丽的头。“我不喜欢这里”委屈道,“母亲,我想回家。”母亲蹲下来扶正于曼丽的身子,“曼丽,很多事你还小不明白,长大就会懂了。既然来到了新家,就开心点好吗?”于曼丽望了母亲一眼,母亲眼睛里的东西她读不懂,只能点头:“知道了,我会乖乖的。”

“嗯,我们曼丽真听话。”母亲从口袋里掏出零钱放到于曼丽手心,“去买点喜欢吃的,买完就回,别贪玩。”于曼丽开心接过钱,“好~”蹦跶的走远了。

买完糖已近傍晚,天一下子黑了起来,接着噼里啪啦下起了雨。于曼丽拼命往家跑,雨水打湿了她的眼,看不清路。于曼丽心里有些慌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哎,这里。”若有似无的一个人声传来,于曼丽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

忽然胳膊被人一拽,慌神间来到了屋檐下。“你是不是傻,不知道躲雨啊。”于曼丽定睛一看,眼前是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男孩。他头发微湿,喘着粗气。

“我……”于曼丽支吾说不出话来。似是瞧见她窘迫的模样,男孩轻笑出声:“又没真逼你说” ,他拉着于曼丽坐下。“雨停了再走。”

“嗯”于曼丽点点头。气氛冷了下来,两人相对无语。“我叫明台,今年八岁,你呢?”男孩开口打破了尴尬。“曼丽,六岁。”于曼丽不敢抬头,手搓着衣角。

“啊哈,原来真比我小。”他拉过于曼丽的手放在自己手心,“以后曼丽就是我妹妹了。”

于曼丽望向明台的眼睛。母亲常说一个人的眼里能看到星星,那他一定是个善良的人。于曼丽点头,糯糯的喊了声:“明台哥哥。”

明台摸了摸于曼丽的脑袋,“以后哥哥会对你好的。现在雨停了,先送你回家。”明台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顺便把于曼丽拉了起来。

于曼丽和明台并肩走在雨后的小巷,空气中有股好闻的青草香。于曼丽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身边的这个人就这样毫无征兆闯入她的世界。莫名的依赖他,明明是刚刚认识。于曼丽只知道,她喜欢这个哥哥。

“我到家了。”于曼丽小声说道。明台看了眼面前的屋子,“离我家挺近的,可以经常找你玩了。”明台停顿了一下,“我们明天见。”

“好。”于曼丽弯眸和人挥手道别。

【合照】

清晨被母亲喊醒,窗外的阳光洒进来有些刺眼。于曼丽揉揉眼爬起来洗漱吃饭,然后拿了扫帚开始打扫院子。

“咚咚”一阵敲门声响,于曼丽回头看了眼厨房,扔下扫帚跑去开门。

“曼丽早”明台拿了根棒棒糖在于曼丽面前晃。

“明台哥哥早~”于曼丽开心接过糖。

“曼丽,是谁啊?”母亲不知何时走到身后。

“阿姨好,我叫明台。是曼丽的朋友。”未待于曼丽将明台介绍给母亲,明台便微鞠躬开口说道。

“这孩子真乖”母亲一脸笑容看着明台。“还没吃饭吧,锅里还有我给你热热。”

“不用了阿姨,我吃过了。我是来找曼丽出去玩的。”

“那好,曼丽你和明台出去玩吧。注意安全。”母亲将小挎包给于曼丽戴好,又整理了一下她的衣服。

“好。”于曼丽被明台拉着出了门。

“哥哥,我们去哪玩?”于曼丽歪头看着明台。

“去那”,明台指了指街口。“今天有人结婚。”

“结婚?”于曼丽有点兴奋,“是不是可以看见漂亮的新娘子?”

“对,而且很热闹。”明台笑道。

“那赶紧去呀”于曼丽着急抓住明台的手往前走。

围观的人很多,明台怕于曼丽走丢紧拉着她。于曼丽被挤得难受,刚想喊一嗓子就被挤到了人群最前面。

“哎呀,这是谁家小孩子,好可爱。”一个穿着婚纱的女人走到他们面前,伸手捏了于曼丽的脸。

于曼丽害羞迅速躲到明台后面。“这是我妹妹,我们是来看结婚的。”明台一本正经的答道,把于曼丽往身后护了护。

女人摸摸明台的头,语气温柔:“我挺喜欢你们两个的,如果不介意可以邀请你们和我拍张照吗?”

明台转身看于曼丽,于曼丽满脸期待朝他点点头。“好。”

女人听到应允很高兴,拉着他们进了里屋。于曼丽被安排坐在新娘右边,明台坐在左边。伴着冒烟“咔嚓”一声,于曼丽和明台就被刻进了相片里。

于曼丽捧着刚才新娘子给的糖果走在回家的路上。明台拉住她,把他的那份也一股脑儿装进了于曼丽的挎包。

“开心了?”明台看着于曼丽兴奋的样子有点好笑。

“嗯,非常开心。”

明台凑近捏于曼丽的脸,“还真是小孩子,这么容易满足。”

“说的好像你很大一样”于曼丽噘嘴表示不满。

“好好,你是大孩子。不过你还是我的小白兔。”

“只是哥哥一个人的小白兔。”于曼丽认真说道。

“我知道。”明台在阳光下笑的一脸灿烂。这笑容在许多年后,于曼丽仍没有忘记。

【楼诚】惊天动地

*  雨落也无声 风过也无痕
    悲伤不敢声明怕扰乱气氛

一场秋雨一场凉。

明诚坐在院子里,随手拿过身旁的毯子盖在腿上。以前旧伤落下的病根,天气稍凉腿就开始疼。

“明诚哥哥,你在看什么呀?”稚幼的童声由远而近。

“珠儿,你来了啊”明诚招呼着人坐下,把手中的相框放到桌上。

“妈妈说你一看见这照片上的人就会哭。”珠儿盯着明诚,发现他的眼睛已经湿润。

明诚伸手捏了把珠儿的脸。“那珠儿想不想听我讲个故事?”

“好”。眼前的孩子轻轻点头,明诚仿佛回到了幼年……

*  直到我迷惘而仓促的被你捡起
    狼狈而慌乱的被你抱紧

一九二三年,腊月初八。

此时的上海沉浸在过年的喜庆当中。街上家家户户挂上了红灯笼,孩童们吃着糖葫芦你追我赶的嬉戏。巷子深处传来的啼哭声打破了这一气氛。

“姆妈,我错了。别打了”。身穿破旧棉袄的孩子在巷子里小跑,后面一位妇人拿着鸡毛掸子追着。

妇人追上孩子,手中之物对着孩子的背重重敲了几下。“不打你?你活干完了吗,不劈柴在这偷吃。你还有理了啊”。说着妇人抢过孩子手中的食物扔到一边,扬手又准备开打。

“住手!”明楼大步走到孩子面前将他护在身后,狠狠瞪了妇人一眼。

妇人看着远处走来的明镜,低头小声说道。“大少爷大小姐,我……”

“你什么你?”明镜一改往日温婉的样子,杏眼圆睁。“之前人家说你虐待孩子我还不信,现在亲眼看到了,你还有什么说辞。桂姨啊桂姨,我是万万想不到你是如此心狠之人。从今往后你不要再来明家做事。”

“大小姐,原谅我。我再也不敢了,我给您跪下了。”妇人流着泪扑通跪在明镜面前。

“你别来这套”明镜甩开妇人的手,“明楼,我们把孩子抱回去。”

明楼转身欲抱起孩子。刚触碰到他身体,小人儿迅速蜷缩起身子,一脸害怕的看着明楼。

明楼望着眼前人。破旧的衣服罩着小身板,脸上脏兮兮的,露出的脖颈有几条明显的旧伤疤。

明楼看的心疼极了,向前走了一步,把孩子搂进怀里。“以后你就叫明诚了,我是你的哥哥。”

“哥哥?”孩子在明楼怀里有些挣扎,他望着明楼的眼睛,逐渐安静下来。邻居的姐姐曾说,一个人的眼睛有星星,那他必定是个善良的人。

孩子搂紧明楼的脖子,鼓起勇气在明楼耳边糯糯的喊了一声,“哥哥”。

“哎——阿诚乖,我带你回家。”

许多年以后明楼回忆起初见明诚的模样,觉得再美的风景也不过如此了。

*  礼貌的笑着 衣冠齐楚着
    准时清醒着 约定俗成的规则  

华灯初上,舞池中人们尽情摇曳。

明楼领着汪曼春走到明诚面前,明诚微微鞠躬。“先生,汪小姐”。

明楼扶了扶眼镜,“阿诚啊,不请南田科长跳支舞?”

“啊?”明诚讶异的看着明楼。

“感谢南田科长的知遇之恩呐。”

明诚面露难色,“先生,我就不去了吧。”

明楼望了眼汪曼春,又复望回明诚。“去,让你去跳舞,又不是让你去跳楼。”

“好。”明诚整理了一下西装,换上笑脸向南田洋子走过去。

舞曲至半,明楼看了看手表,对明诚使了个眼色。明诚向南田洋子道了别,跟着明楼出了海军俱乐部。

“南田开始拉拢你了?”

明诚看向后视镜的明楼,“是。”

明楼点头,翻开手中的文件。“鱼开始上钩了。保持常态,见机行事。”

“哎,知道了”。

*  就算跌进深邃的黑暗里
    就算坠入无边的梦魇里

“青瓷被捕?”明楼接电话的手略微有些颤抖。对方肯定的答复让明楼一下子失去力气瘫坐在沙发上。

“好,我知道了。”明楼刻意压低声音不让自己显得很慌张。挂下电话,思绪还没缓过来,该死的头疼病又犯了。

伸进口袋去摸药,没有找到阿司匹林。电话再次响起,明楼顿了顿,接过电话。

“明长官,藤田长官找你。”

“好,我马上过去。”明楼整理了一下衣领,大步向特高课走去。

牢房里阴暗潮湿,明楼顺着楼梯一步步走到底层。藤田芳政见来人便开口,“明长官,进去看看吧,劝劝你的弟弟。你们中国有句古话,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相信令弟是个知分寸的人。”

明楼点点头,他看见了牢房里的明诚。

明诚双手被绑在柱子上,鲜血染红了白衬衫,脸上和锁骨都是鞭痕。

明楼抑制住情绪,缓缓走近。“阿诚”。

“呸,狗汉奸。”

明楼摸了把脸,眼中皆是惊讶之色。“不可理喻。”

看到明楼走远,明诚开始挣扎,身旁特高课的人上前按住他。“明楼你这个卖国贼”。

藤田芳政递给明楼一块手帕,“明长官,没事吧。”

“没事。我这个二弟性子倔,劝不动。”

藤田芳政摆摆手,明楼向藤田芳政轻颌首,走出了牢房。

车子经过特高课门口,明楼看见明诚被押了出来,他知道这是激将法。明楼低下头,闭上了眼睛。

之后的几日,明楼连续做同一个梦。梦里自己拿枪对着明诚,手不受控制的扣动了扳机。明诚在那喊着哥哥饶命,然后倒在了血泊中。

明楼从噩梦里惊醒,睁开眼是熟悉的房间,而身旁却少了熟悉的人。明楼感到从未有过的害怕,孤独感侵蚀了他的五脏六腑。一股力量扼住喉咙,想喊也喊不出来。

*  直到你穿过人来人去的光影里
    趟过无处安放的回忆里

明诚醒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白色,周围是陌生的环境。

“你醒啦。”一个穿护士服的女人走进来。

“嗯,我这是在哪?”明诚起身准备坐起来,不小心扯到伤口,疼的直冒汗。

“你别动。”护士走过来扶住明诚。“这是镇子上的医院,组织安排你在这休养。”

“那我大……明楼同志呢?”明诚有些担心明楼在新政府能不能应付的过来,平时至少还有自己陪着。

“明楼同志上级自有安排,你就安心在这里养病吧。”

明诚点点头,他望向窗外,祈祷着一切顺利。

小镇里的人热情好客,渐渐相处下来明诚竟喜欢上了这个地方,偶尔也帮着他们干些农活。本就不是富贵人家的孩子,粗茶淡饭倒也乐在其中。

今天镇子里有戏班来演出,明诚看了节目单,是京剧《苏武牧羊》。明诚忆起除夕夜与明楼二人的弹唱,明诚决定去看。

邻居夫妇家的儿子珠儿也要跟着去,明诚无奈同意了。抓了把糖塞进珠儿的衣兜里,抱着他往镇东头走去。

明诚坐在长条板凳上闭着眼饶有兴致的听戏,怀里的珠儿一阵乱动。

明诚睁开眼,佯装严肃。“珠儿,你再乱动我下次就不带你来玩了。”

“不是,不是的哥哥。我刚才看见你照片上的人了。”珠儿努力的解释着,小脸憋的通红。

“照片……珠儿他在哪儿?”

“他往河边方向去了。”

“珠儿,哥哥现在要去找一个重要的人。你乖乖回家,回来给你买糖吃。”说完明诚焦急的往河边跑去。

正值阳春三月,河边有许多人在放风筝。明诚在人群里穿梭,仍旧没有看见明楼的影子。

忽然一抹黑色身影从面前经过,明诚大喊,“大哥!”

对方闻声抬起头,四目相对。

*  直到神经 痛觉都被你占领
    直到我 波澜不惊的生命
    还可以惊天动地

明诚看见了朝思暮想的人,眼泪瞬间填满眼眶。明诚奔向明楼,紧紧抱住了他。“大哥,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明楼抚摸着明诚的头发,眼睛也有些许湿润。“怎么会,组织上安排转移,后来又去完成任务所以耽搁了。抱歉现在才来寻你。”

“没事没事。”明诚摇摇头,他拉开自己与明楼的距离,双手抚上明楼的眉眼。他是真心想念自家爱人。“你来就好了。”

未来的某天,记者问明楼做过最惊天动地的事是什么。

明楼脑海中迅速浮现出明诚的脸,笑道。“爱上了一个对的人。”

——————————————————————

谨以此文献给我最爱的楼诚。

不知不觉两年过去了,感慨万千。从来没想过会因为一部剧喜欢两个人这么久。喜欢楼诚之间铜墙铁壁的感情,也敬佩他们对信仰的忠诚。

感谢伪装者让我们认识了这么美好的楼诚,也感谢至今仍努力产粮的太太们让我们出不了坑。未来的日子愿楼诚在他们的世界里安好。

【台丽】雨寄

四月初的北平天气不是很好,经常阴雨连绵。裹紧了身上的披肩,坐在窗边听着雨声。

明台上周去了上海,说是想念大哥他们,我以身子不适推脱并没有一同前去。双手揉着太阳穴仍然觉得头痛,这段时间吃不好睡不着,完全打不起精神。再加上下雨的天气,整个人心情差到极点。

缓步走到卧室打开衣柜,看到叮嘱明台带的几件衣裳全都带走了,心里才安心下来。摸到一件白色衬衫,拿出来摆到床上铺好。手指摩挲着衣领,那是和明台在一起后送他的第一份生日礼物。

还记得当时明台收到衬衫的表情,痞痞的笑着,说是要当着我的面换下。我吓得赶紧跑出去,被他从背后抱住,头搭在脖颈上磨蹭。我好笑着他小孩子般的行为,贴住他的手重合在一起。明台的手暖暖的,似有魔力般带着暖流涌进我的身体。我们就这样一直抱着,直到夕阳西下,才依依不舍的放开。

现在再看到这件衬衫,心里还会有甜蜜的感觉。衬衫上带着明台特殊的味道,就像雨后的栀子花香,淡淡的却让人难以忘怀。

我伸手叠好衣服放进衣柜,重新回到椅子上坐下。隔壁的孩子放学归来,念着从学堂刚学到的诗词:
“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迷迷糊糊睡着后,恍惚间感觉有人走到身边。睁开眼看到日思夜想的人正站在面前,不敢相信的摇摇头,再次睁眼发现那人笑着看向自己。泪水瞬间填满眼眶,起身抱住他。

“怎么提前回来了?”

“想你呗!”

 “嗯,回来就好。”